金金金金金拨鼠

Vulgar

【inception】都是月亮惹的祸(EA 1ed )

太喜欢了 还是转一下吧
真的无法想象
八分钟夫夫是我粉的
最久的一对西皮🙈

fatmandrill:


在微博上看到的,说是一个死机的电子广告牌,当时和朋友开玩笑说,您的月亮死机了请重启,然后就写了这篇文




都是月亮惹的祸


Arthur刚煮好咖啡,坐下来精心读了五分钟书,他的手机嗡地振动起来。


他收到一条短信。


——您好,您的月亮不能正常加载,系统中止。请尝试重启或修复。


WHAT?!




Arthur是一个年轻的月亮保护员。


这工作可是个要职,毕竟月亮只有一个,就算是要代表月亮消灭你,首先也必须要有那个月亮不是?全世界六十亿人和不计其数的动物都对这个从圆到缺又从缺到圆的东西寄予各种(和月亮一点儿干系都没有的)感情,所以月亮保护员真的是个很重要的工作,维护了全世界生物心理的稳定健康。


但是同时这也是个无聊的工作,Arthur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走过去把月亮开个机。


这是上一任月亮保护员Cobb教他的。


Arthur十个月前被招聘文案吸引过来,他刚从大学毕业,想要深造又缺乏钱,所以像这则招聘广告上写的:“夜班十小时,只干五分钟,剩余时间随意支配,调休灵活不固定周末,工作环境优”的工作条件太吸引他了。现场大约有两百人想要招聘这个职位,Cobb一眼就相中了他。


“因为你穿着西装,看起来最认真,而且长得最好看,”Cobb毫不掩饰自己是耿直的颜狗,抓着Arthur的手,“这个工作本来是终身制的,但是我有妻子了,我两小时后就要搭飞机飞到她在的地方,和她永远住在一起。”


Cobb用一个小时五十分钟描述了他无以伦比美丽的妻子Mal。后来Cobb携新婚妻子环游世界度蜜月的时候顺便来探望过他,Arthur认为Cobb的描述虽然略有夸张的成分——比如Mal的眼睛绝对不能放出七彩的光泽,也不能让每个男人失去神智——但是还是基本属实的。不过当时的Arthur还是觉得他亢奋得快要疯了。


好在,最后珍贵的十分钟里,Cobb突然清醒过来,要给自己的继任者搞一点就职培训。


于是他这样教导Arthur,“春天是每天下午五点,夏天是四点,秋天是五点半,而冬天是六点半,走来这里,”他走到一个黑色的不知名物体旁边,按了一下一个按钮,然后这个设备嗡嗡地运转起来,上面那个显示屏,从黑到白,伴随着Windows的开机音乐,跳出一行字,“您好,您的月亮已正常启动。”


“这就行了,”Cobb说,“月亮会自行运行,然后你到每天早上五点把它关掉就行了。”


WHAT?Arthur目瞪口呆,不,为什么还有Windows的开机音乐,你们到底谁copy谁?碧儿盖子知道吗?


“如果不能正常开机,”Cobb说,“就关掉,第二天再开机试试。或者拨打维修部的工作电话,”他指了指工作台上那个压在玻璃盖板下的用粗笔写的电话号码,又指了指工作台上银色的电话机,“让他第二天早上来维修月亮。”


“那当天晚上的月亮怎么办?”Arthur简直惊恐地问。


“呃,”Cobb回答,“你要知道,人类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大约有一百五十天都看不见月亮,所以,这不算什么。月亮不能开机,或者你某天晚上想去看个歌剧不值班,都可以让当天夜里都一片漆黑。不过如果一年超过两百五十天没有月亮,会收到很多黑暗眷族的投诉。”


“黑暗眷族?”


“吸血鬼啊,狼人啊,”Cobb耸耸肩,“也许他们在满月之夜策划了一次攻击教堂的活动,因为你懒得开机就泡汤了。不过这都不算什么。”


他的闹钟突然响起来,“哎呦,哎呦,到时间了,”Cobb跳起来,像旋风一样卷过房间,夹起自己的背包拽起拉杆行李箱,“不论如何,你现在是主人了,月亮托付给你了,好男孩,祝你好运。”


然后他以更快的速度消失了,留下Arthur消化这一切的讯息。




他被独自留在这了,Arthur呆滞地想,一个人,还有一个正在运行月亮?这个月亮现在变成他的责任了,而且,如您所见,就是全世界几百亿生物共同喜欢的那个月亮,Arthur觉得压力很大。


他决定探索这几间屋子来缓解一下压力,月亮的机器在一个单独的房间,下方绝缘材料,四周墙壁隔音防火,Arthur关上门,门也是防火材料制作的,上面挂着“Moon”的标签。月亮保护员的工作室紧挨着月之间,是开放式结构,看起来建筑时间古老但内部装饰精良,椅子和桌子都是一流的,文具看起来也很高级,Arthur检查了桌子的每个抽屉,除了长抽屉装着工作日志,其他每个侧斗里都是零食。楼下则是起居室,卧室和一个储藏室,没有任何让客人活动的房间。看来月亮保护员都没有访客。


Arthur挑了挑眉,把他的行李扔进卧室,全新的寝具放在床上,卧室自带盥洗室和浴室。总之……Arthur做了个跳跃的动作直接扑在床垫上,“完全安静,自给自足。就当是一份护林员的工作好了。”


他把手机闹钟订到凌晨4点,然而2点就因为不停做自己忘记按时去关那个可怜的月亮的噩梦醒来。Arthur去工作室,读书做笔记,五点的时候天空刚开始有些亮起来,空气像月长石一样乳白而透明,他走过去按那个按键。然后伴随着一阵Windows的关机音乐,机器停止了运动,天上的月亮也慢慢地消失了。


“很棒,”他评价,“我喜欢这工作。”


作为社会新鲜人的第一份工作,它简直太安逸、太安静了,Arthur在前六个月中每天晚上都上班,而且他运气很好,月亮每天都运行正常,一次都没有故障过——这让他收到了雪片一般宗教团体的投诉,抗议他给黑暗眷族们提供了太多的便利,Arthur请教了Cobb,Cobb建议他当做没看见,该干嘛干嘛去。


他干脆白天睡觉,晚上读书工作,嗡嗡的机器运作声,异常能让他集中精力。不菲的工资经过半年积累,也有了一小笔款子,Arthur觉得再这样干两年,自己就可以重返大学继续深造了。




然后某一个月圆之夜他启动月亮的时候,月亮出故障了,机器不发出开机音乐,只有一团让人烦恼的运转的沙沙声。


这一天总归会来的,Arthur倒很有心理准备,他非常镇定地打了维修电话。五分钟后,他就听到有人摁门铃,“维修工M4755为您服务,”对方隔着门喊,“Cobb先生。”


他万万没想到维修工来得这么快,这附近十几公里连一个住家都没有,对方怎么赶过来的?


Arthur一把抓起外套披在他那件深红色土耳其花纹的睡衣外面,冲下楼,打开了门。


“Cobb先生,”对方自顾自抱怨,“我说过很多次了,月亮故障,您在第二天早晨再叫我过来就行了,就算现在修好,它也不能准时……”


“您好!”Arthur打断他,他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不是对,紧张地舔了舔嘴唇,“Cobb先生辞职了。我是新员工,Arthur。”他向这个穿着打扮一点都不像维修工的男人伸出手。


对方抬头看他,有一瞬间,Arthur必须承认,他和对方都有种过电的感觉,从脖颈到腰椎一阵阵酥麻,舒服得让人头皮发紧。


他还伸着手,对方则盯着他,Arthur考虑是不是应该收回手,时间长得已经有点尴尬了。可他稍微抬了抬胳膊想收回手的时候,对方立刻被惊醒一样,一把拽住他的手,维修工不是像握手那样交握着,而是把Arthur的手捏在掌心,柔和地拢住,拇指轻轻扫过他的手背。


“你好呀,亲爱的,”他用可爱的英国口音说,“这是维修工M4755,Eames,很高兴为您服务。”




Eames和Arthur想的有点不太一样。


从工种分类学来说,一个维修月亮程序的家伙必须是个程序猿。程序猿必须有这丁丁历险记里主角一样的丘比特发型,戴黑框眼镜,穿格子衬衫,外面套着毛线背心,背着巨大的双肩包,包里必须装着两台黑色笔记本电脑。


当然程序猿也可以很漂亮,美人和聪明的脑瓜不冲突,但是Arthur不觉得程序猿会这么性感……看Eames敞开衬衫下隆起的胸肌,还有他性感的胸毛,足以让Arthur觉得口干舌燥。Eames像个荷尔蒙喷洒机一样挥洒魅力,从Arthur打开的大门里神态自若地走进客厅,一点也不局促地让Arthur打量他,他也打量着Arthur。


Arthur这时候有点尴尬,他只套着睡衣外套,可真不怎么体面,唯一的安慰是睡衣也胜过Eames穿的那件衬衫,那东西丑得太超过了。不过人无完人,Eames本人已经这么好看了,对吧?他毕竟还是个程序猿嘛。Arthur想着,看着Eames已经哼着歌轻车熟路地跑上二楼,转进了那个月亮房间,Arthur跟进去,他很好奇这种完全不知道工作原理的机器到底要怎么修理。


结果Eames完全没有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拿出外接键盘双手翻飞地输入一大堆指令,或者拆开机器接上福洛克手持仪挂测,Eames做了每个门外汉对家里不显示的电视机都会做的事,拍打它。


Arthur怀疑自己召唤了一个假程序猿。


Eames完全不理他怀疑的视线,从顶部开始有节奏地拍打机器,一直到底部,之后他心满意足地关掉机器,再次重启。


再经过一阵嗡的机器运转后,伴随着柔和的开机音,那东西真的就那样正常开始工作了。


Arthur简直目瞪口呆。




于是那天夜里的月亮变得特别奇怪。


在正常应该升起的时候,它没有出现,所有人都认为这肯定是月亮被阴云挡住了的缘故。但是过了两小时,月亮突然出现在天边的位置,又圆又明亮,好像它原本就应该在那一样。


本来因为没有月亮准备解散的一群狼人们,激动地高喊“兽人永不为奴”,冲击了最近的教堂。


大概明天Arthur又会接到一打来自教会的投诉信,不过现在他有更大的难题。


那个修(拍)好了月亮的Eames,走过来对他说,“月亮已经正常了,承惠一万两千两百九十九欧。您是付现、刷卡、还是用支票?”


“What?”


“是的,我不收美金,因为我是英国人。”


“英国不是已经全民公投退出欧盟了吗?”Arthur听到自己机械地说。


“这不是还没有正式脱嘛。”Eames说。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一万两千两百九十九欧对Arthur这穷学生来说可是一笔巨款啊!他之前没有被告知召唤修理工是要另外付现的,而且由他来承担这部分费用。Arthur不得不半夜打电话给Cobb,把他从软床上吵起来,惊慌失措地问他,“这是应该给的吗?他在讹我吗?”


“嗯?”被弄醒的Cobb糊里糊涂,在电话那头发出呼呼的声音,很长时间没有回复,Arthur几乎以为他又睡着了的时候,他回答,“哦,是的,我都是给他支票。”


“你在招聘的时候没写!这是剥削我的劳动成果!这是招聘陷阱。”


“唔……”Cobb说,“Eames毕竟是在修理一个月亮。他是一个全职的太阳修理工,所以夜里额外处理月亮的问题得付现。我提醒你第二天白天再召唤他嘛,这样就是太阳保护员来付这笔款子了。我也说了月亮多黑几天不要紧,太阳不能升起立刻会引起全球恐慌,月亮毕竟没有太阳那么重要嘛。而且那金额也不高啊,一万欧,一个月亮呢。”


Arthur直接挂断电话,否则他会无法克制从听筒里爬过去掐Cobb的脖子猛力摇晃的冲动。


金额不高呢!


月亮不怎么重要!


多黑几天也不要紧!


哦,娶到漂亮太太的有钱人真是太讨厌了!黑暗眷族们之前怎么没投诉死你呢?Arthur在内心疯狂吐槽。


他过了一会才回到现实中,Eames依旧微笑着等待他。赖账可不是Arthur所受的教育中能接受的行为,他叹了口气,去拉抽屉,准备拿他的支票簿。可当他的手指碰到抽屉把手的时候,他顿住了,他改主意了。


Arthur半弯着腰,看着Eames,他问,“你现在急着要吗?”


“我,哦,我并不着急,”对方还是笑嘻嘻地回答,“这笔钱并不是直接进我的腰包,只不过你打了电话就需要付费了,我只是按规矩行事,不要生气嘛亲爱的。”


“我没有这么多欧元,”Arthur寻找理由,“我只能天亮去银行兑换一点,如果您方便的话?”


“不着急的意思就是,我可以在这一直待到天亮啊,你已经叫我来了,在天亮之前这都是我应该提供的工作时间。”


“天亮之前?”


“没错,在天亮之前我都是属于您的。”Eames说。


Arthur盯着他看,百分百确定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没有误解或者想太多,Eames和他想得一样,这男人冲他露出更可爱的笑容,看起来真是赏心悦目。


他今晚首先碰到一个非常中意的人,接着一瞬间花掉一万多欧元——对他可是一笔巨款,还字面意思的拯救了一次月亮。这算是一种牺牲自我的英雄行为了,让他肾上腺素飙升。Arthur很早就明白自己只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但是他很谨慎,不希望因为青春期冲动就和某个人滚在一起,让感情生活变得一团乱。可这夜的这个瞬间Arthur做了一个大胆狂热的决定。他决定把理性抛到墙那头,先让自己愉悦起来。


“我觉得这屋子里有点热。”他脱掉罩在浴衣外面的外套。


Arthur明白自己的优点,他肩不宽,但是腰很细,腿直而且漂亮,皮肤很好,深红色的浴衣料子会让他显得更白皙。


在他还在思索要不要像小说、电影里那样,搞一个非常戏剧性的“我被绊倒了”的姿势,然后扑到Eames身上去,顺手扒掉他那件丑死了的衬衫。Eames已经一把搂住他的腰,把他托到办公桌上。


男人站在他岔开的双腿间,他们视线交融,那种触电的感觉又来了,但是比感觉更强烈,是Eames的嘴唇贴了上来。






第二天Arthur就后悔了,干柴烈火是很棒,但是烧过之后的空虚感就是挠心肝了。


他不仅仅想和Eames进行肉体上的交流,还想继续搞点精神交流。一般恋爱是先从精神交流开始的,结果在钱和肾上腺素的双重冲击下,Arthur昏了头,不小心先从肉体开始。


就好比一根好好的蜡烛,开始就烧错了方向,既不能一根蜡烛两头烧,又无法好好固定在桌上,更不可能丢到,只能特别烫地握在手里。


先从精神交流的恋爱大概还能从发短信、写信、打电话开始,循序渐进。而现在,Eames想要见Arthur和Arthur想要见Eames的心同样迫切,他们和每一对闪电进入热恋的情侣一样,想要一天有四十八小时,然后黏黏糊糊地呆在一起。


可是打电话召唤Eames的价格是一万两千两百九十九欧。


Arthur本来天真以为,可以和Eames私下约会,这样就可以不用付钱了。


可是Eames告诉他行不通,“抱歉,我没法到你这,心肝,不论我多么想见你。你住的这栋屋子在空间的罅隙了,而我是一个星界生物,我无法随意从星界到达你们的世界,更别提靠我自己找到你所在的位置了。”


“所以我只能靠打电话叫你来?”


“是的,我只能通过电话被召唤。电话被发明出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联通各个世界,提供准确地点也方便进行降临。后来才发现可以用来远距离通话。”


Arthur简直是敬畏地盯着电话,“我没想过它是这么厉害的东西。”


厉害的东西就会很贵,这也是合情合理。


他尝试了Cobb的办法,在白天召唤Eames,可是这只是把账单挂在太阳保护员的头上,对这个局外人很不公平。而且Arthur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每天都要维修月亮,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这么干。在连续做了两次之后,Arthur还是在夜里打电话召唤Eames,自己付费。


于是他们认识的第一周,Arthur就为了和Eames见面花销超过六万欧元,其中三万欧元还是Eames带来的,Arthur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


而且更麻烦的是,这紧迫感让他们无法好好交流更深层次的东西,每次见面都像兔子一样艹得停不下来。


在整个故事滑向扫黄打非的深渊前,Arthur决定对这个荒谬的情况喊“停!”


“我们得想想办法,我们不可能有那么多钱,而且,如果我不做这份工作了——如你所见我正在攒学费——我就彻底弄丢了你吗?”


不能掌控的情况让Arthur觉得有点烦,他和Eames又一次精疲力竭地滚完床单之后,双双躺在床上,希图给眼前的困境找到一个出口。


“准确来说,你离开这里,”Eames做了个手势,“我就不可能再见到你了。”


“嗯?”


“就像我之前跟你说的,你所在的是一个空间的罅隙,你和它的联系恰恰是因为你接受了这份月亮保护者的工作,当你从这个这个屋子所在的范围走出去,回到人类的城市,购物生活,然后再回来。但是只有你才能回来,在公路上找到这个岔口,把车开到楼下,停好,然后走进屋子。你没有邻居,你回家的路上也不会有旅伴,这屋子的大门甚至没有装过锁,因为其他人不会误入这个范围。这个范围内的时间和空间都和人类城市里不一样。否则你怎么能让全世界这么多时区的人注视着同一个月亮?”


这是真的,Arthur回忆了下,他开车回来的最后二十分钟永远是孤独的,他之前以为是因为居住位置太偏僻的缘故。


“换工作的事情需要考虑,我们一项一项来,太阳保护员也打电话给你吗?”


“不,他去敲维修工房间的门,我就从里面出来,准确说我们每天都一起工作。从凌晨开始,我必须仔细检测太阳,确保它可以正常工作,然后在黄昏的时候再确保它可以正常关机。极偶尔的,也会有一些短时间处理不了的问题发生,”Eames笑着说,“人类叫它们日食。”


“很好,这解决了我很多疑问。”Arthur咕哝着,从床头柜里摸出烟来。他很少抽,但是现在这个情况让他觉得自己需要尼古丁。


他点着,然后深吸之后把烟雾喷出去,他想弹烟灰,但是床头柜高了点,趴在床上的姿势令他手腕发酸,Arthur叼着烟,把床头那个烟灰缸拿过来,放在床上,又觉得太矮,比划一下,放在仰躺着的Eames的肚皮上,然后弹了弹烟灰。


“不要烫到我。”


“如果你再不能提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的话。”Arthur用指尖轻轻刮着Eames的皮肤,那细微的触感很痒,Eames笑得身体都在震动,烟灰缸在他肚皮上有趣地弹跳起来。


“那要取决于你想对什么有建设?”


Arthur把烟叼在唇边,托腮思索着,他突然问,“我有一个问题,碧儿盖子曾经是月亮保护者吗?”


“不是,”Eames说,“那只是个巧合,他也不是维修员,我明白你想问什么。”


Arthur露出一个细微的失望表情,好像在说,哦,猜错了。


“不过敲不死先生是,曾经是,一个太阳程序维修员。然后他显然找到了更好的工作。”


Arthur立刻转过头来,盯着他。


Eames说:“他的妻子是那一任的太阳保护员。”


“他留下来了,从你说的那个星界。”


“Yes!”


“哦,那说明肯定有什么办法,只要我能,让你做我的维修员。”


“嗯哼。”


“或者我转职去做太阳保护员。”


“这有点难度,”Eames抚摸着Arthur搭在他胸口的前臂,“Saito不会让出这个位置,他决定终身做这个工作。”


Arthur叹了口气,“啊——”


Eames又摸了摸他。


“话题又回到原点,”Arthur对Eames说,“我需要一个专属维修员。”


“只要月亮和太阳一样重要。你就会有的。”Eames在Arthur指关节上亲一下。


“它不重要吗?Eames先生,”Arthur假装生气,“希望您有胆子对着全世界的狼人和吸血鬼们也这样说。”


Eames再一次笑个不停。


“我看来必须想办法让它出点严重的差错,”Arthur思索着,“我能破坏那台机器吗?”


Eames回答:“我不介意你做任何事,甜心,不过这东西存在几百亿年,我觉得肯定有人和你想过一个问题,但是现在月亮也没有一个专属维修员,看来没用。”


“那是其他人,不是我。”Arthur危险地说。


“你说得很对。”


“所以说定了,需要让它出问题,那么首先要考虑怎么能让它出问题。”




Arthur用了各种方法,他不想承认,面对这种存在几百亿年的东西,他的努力可能如此愚蠢,而且理由如此的……不高尚。


为了私人感情,去折腾月亮。


之前收到的那几麻袋的黑暗眷族们的投诉信真不算什么,如果知道这个消息,Arthur觉得成批蝙蝠大军抓着炸弹向他飞来的生活指日可待。


好吧,他才不在乎什么蝙蝠和狼人的福利呢。


然而……他打量了一下完好无损,兀自运转的月亮机,和散落在旁边,已经无法接着使用的,椅子、采石锤、鹤嘴锄、开山斧、电钻、单晶金刚砂轮切割机……


Arthur觉得就算是用手持式RPG近距离射击也不会让那东西动摇半分。


能找到的各种资料记载中,威胁月亮的,都是神话时代的生物——中国传说中的天狗,北欧神话里的芬里尔狼,玛雅传说里的豹子Poslob、或者切叶蚁Xulab——唯独没有人类什么事儿。


这答案真是让人沮丧……




他依旧守着那台机器,每晚工作,然后按计划完成他的课业。如果要说有什么变化只有心态上的变化,他之前守着月亮,心境平稳如同星空的银河,而现在他不仅等待某个人,还万般期待工作出点问题。这都是月亮带来的灾祸。


今天又是一个月圆之夜,机器启动没有任何问题,Arthur观测了它五分钟,确定它正常地工作起来,就丢开不管,走到茶水室去煮咖啡。


他常用的杯子在之前某个非常不理智的时刻,被Arthur用来敲月亮机而粉身碎骨了,Eames送了他一个有星星花纹新杯子,盛咖啡很漂亮。


Arthur啜了一口,把杯子搁在杯垫上,坐下来刚开始当晚的功课,他的手机就嗡地振动起来。


他收到一条短信。


——您好,您的月亮不能正常加载,系统中止。请尝试重启或修复。


WHAT?


我的月亮怎么了?


他一把拉开窗帘,盯着外面看了半天,因为太难以置信,他从楼上冲下去,差点因为跑得太快摔下楼梯。


Arthur冲出大门,盯着天空。


哦,天啊!他张大嘴,我的月亮死机!




那天晚上按传统去骚扰教堂的黑暗眷族们受到的冲击可比Arthur大多了。


狼人们对着升起的漂亮月亮一阵长啸,随手拽掉被膨胀的肌肉和毛皮撑破的衣服,气势汹涌地朝教堂攻过去。


教堂里灯火辉煌,亮如白昼,神职人员早已加固大门,在教堂附近画好魔法阵,握紧武器,严正以待。


巨大的,乳白色的月亮慢慢升到天中,从月亮引出的光柱落在狼人战士的身上,让他们越发强壮。领头的狼人再次发出野性的嚎叫,身形又暴涨几分,战争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候,天空突然变成了明亮的蓝色,发出当——的一声,然后刚才那轮好好的圆月闪动了好几下,扭曲变形,最后变成了一个巨大长方形的系统对话框,写着“应用程序发生异常 未知软件异常(Oxc000419)尝试修复以解决此问题”,它就这么大喇喇地挂在天空,依旧散发出月亮柔和的光泽。


于是全世界这一刻抬头的人都看见了,天上那个崩坏的月亮。


OMG……Arthur过了五分钟才从冲击中找回自己的意识,他旋风一样冲上楼,想要关掉机器,然而无法操作。机器已经开机了,只有到那个定点的时间才能关闭,即是说要到明天早上五点才能关闭。


在那之前,今晚,全世界的生物,都会仰望这方形的月亮,直至信仰动摇。


意识到自己也做不了什么之后,Arthur哼了一声,重新坐回到书桌旁,慢条斯理啜饮咖啡。他的手机在桌面上正发疯一样震动着,Arthur跳开所有Cobb发来的信息和拨打的来电,看到了最早的那条Eames发来的短信:


这足够让他们意识到月亮多重要了,我好棒:)吻你<3


没错,你好棒!Arthur笑了一声,Love U!




第二天,Arthur就得到了一个月亮专属维修员——Ariadne(划掉)。








FIN




标题是 @Glaucus Atlanticus 亲爱的瓜帮忙想的,老梗才是好梗

评论

热度(233)